2014年11月24日,在哈薩克斯坦的拜科努爾發射場,即將前往國際空間站駐站的3位宇航員,俄聯邦航天署的安東·什克普列羅夫(中)、美國航天局的特裡·維爾特斯(左)和歐洲航天局的薩曼莎·克裡斯托弗雷蒂,準備登上飛船。新華社/美聯
  參考消息網12月5日報道 俄媒稱,俄羅斯航天署已請求俄科學院,希望後者就中國有關聯合使用國際空間站中俄羅斯艙的提議,作出專家鑒定。北京希望派專家長期進駐空間站,從事科研活動。
  據俄羅斯《消息報》12月4日報道, 航天署某高級官員透露:“中國伙伴給我們發來了10多個國際空間站的科研項目方案,其中便有讓中國航天員在空間站長期工作的提議。某些方案相當新穎,如建議在太空中體驗中國傳統醫學的效果。中方打算派出一位經驗豐富的大夫,能在國際空間站中進行針灸和治療性按摩,類似療程可能有助於減緩失重狀態對人體產生的不利影響。”
  該人士稱,開展太空科研的提議除來自官方機構即中國國家航天局外,也來自一些科研團體,如北京大學。
  他表示:“我們已將中方提出的項目交予科學院下屬科研機構進行評估,如醫學生物問題研究所,它是載人航天項目領域的龍頭科研院所。我們期待學者們的評估結果,但我們自己並不反對與中方伙伴展開合作研究。”
  俄醫學生物問題研究所拒絕就此發表評論。
  報道稱,國際空間站的聯合使用計劃雖然只涉及俄羅斯艙,但恐怕也會引發俄在空間站利用方面的主要合作伙伴美國的不同意見。美國曾阻撓中國參與國際空間站項目。尤其具體到美國航天局,它與中國人打交道的過往充滿敵意。雙方交惡的頂點在去年春天,該機構一名前中國籍雇員試圖攜帶存有秘密信息的電腦返回中國,遭到逮捕。數周後,美國國會通過法案,禁止美國航天局未經許可“購買中國政府相關企業生產、製造或組裝的信息技術設備”,禁止美國航天局一切設施“接待中國官方訪問者”。此後不久,美國航天局禁止所有中國籍研究人員出席該機構牽頭舉辦的國際天文學會議。這一國別歧視醜聞被美國報章披露,迅速發酵。美國航天局只得迅速改變做法,向中國學者公開道歉,並邀請後者出席會議。然而,倘若俄方有意讓中國航天員使用空間站,美方將作何反應?暫時不得而知。
  向游客提供國際空間站之旅服務的“太空冒險”公司駐俄代表處經理科斯堅科提醒說:“根據國際空間站參與方所簽署的協議,任何前往空間站的航天員人選均需獲得參與項目的所有國家的一致同意。倘若有一國反對,無論以何種身份,均不能前往。”
  但俄航天署不認為美國篤定會反對中國航天員於未來數年間前往空間站工作。上文提及的高官就表示:“倘若有意願,這一問題總是可以得到協商解決的。何況目前正好在協商國際空間站2020年以前的使用計劃,達成妥協的機會存在。”
  報道說,今年以來,莫斯科與北京的航天交流急速升溫,尤其是在若干國家對俄國防及航天工業採取技術製裁之後。中國企業希望填補這些歐美公司離去後的市場空白。8月,列舍特涅夫衛星信息系統公司在莫斯科舉辦研討會,邀請了來自中國的若干航天設備電子元件生產廠商。中國長城工業集團有限公司業務副總裁趙春潮表示,中國政府打算取消對俄出口供航天使用的電子元件的限制,便利與俄合作伙伴的往來。11月中旬,格洛納斯非商業集團與中國北方工業公司宣佈成立合資企業,在全球推廣基於俄中兩大導航系統的聯合衛星導航服務。
  俄航天科學院通訊院士安德烈·約寧指出:“北京對國際空間站的興趣是可以理解的,中國人剛開始打造本國空間站,而國際空間站則是半世紀以來空間站建設及運作經驗的集大成者,對華而言極具價值。即便是對已完成空間站飛行培訓的人來說,也需詳細瞭解其架構、合作規程、在長時間的飛行中維持身體機能的方法。目前,中國在上述所有方面均無經驗。我認為,唯有中方同意與俄合作繼續興建本國空間站,我們才能同意與北京做如此大規模的交易。”
(原標題:俄不反對中國合用國際空間站 方案或遭美方阻撓)
創作者介紹

歐洲傢俱

up76upvkn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