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張在監督下擦除小廣告
小張給劉經理髮的短信

被沒收的印模
  □記者張叢博 實習生 朱穎文 首席記者 杜小偉 攝影
  核心提示| 無處不在的辦證小廣告,你會想到是大學畢業生乾的嗎?昨天凌晨,一年輕小伙在鄭州緯一路印小廣告時,被巡防隊員發現。經詢問,小伙竟是畢業兩年的大學生,剛乾不到一個月。大學畢業為何選擇去印小廣告?小伙向記者述說了其中原委。
  事發:小伙凌晨狂印小廣告,被巡防隊員發現
  昨天凌晨4點半,在緯一路經八路路口,一男子推輛自行車,趁人不備突然拿著一個印模,向牆上按去,不過一秒迅速縮回手。這一幕正好被經八路辦事處巡防隊員發現。
  看到巡防隊員過來,該男子迅速騎上自行車朝文化路方向跑去。巡防隊員從路邊飯店借了輛電動三輪車追趕過去,從緯一路追到紅旗路,將男子攔下。
  早上7點多,記者在經八路辦事處門口見到該男子,他雙手沾滿油墨,提著一個裝有印模、油墨、海綿的編織袋。經詢問得知,該男子姓張,25歲,老家在新鄉,從開封一所大學畢業兩年,印小廣告20多天。
  小張說,在凌晨被髮現時,“剛印1個多小時,才20多個”,看到緯一路牆面都很乾凈,他也很猶豫,不忍心,“但想著別人給我發著工資,就又硬著頭皮印了,否則被問起來,我沒法交代”。
  “我知道乾這個不道德,我以後肯定不會再幹了。”在被送到金水路派出所治安一中隊前,小張後悔地說。
  講述:當天結算,吸引他開始印小廣告
  在與小張交流中,記者得知,他今年三月來鄭州找工作,乾過保安,後來在一家小廣告公司當銷售類業務員,每月底薪1500元,但8月份,公司老闆突然消失,自己兩三千元工資還欠著沒發。
  小張住在陳寨一間出租屋裡,月租300元。由於沒有經濟來源,他開始找工作參加面試,但崗位都是在小公司跑銷售,因為有過受騙經歷,便一直沒去。10月份,他手機收到一條群發短信,稱“招專職廣告發行員,一天100元,不交押金,當天結算”。
  “當天結算”吸引了小張,他開始聯繫短信里的“劉經理”,當得知是印小廣告時,“感覺不道德,前後考慮了三天,但實在沒錢了,就接了”,根據要求,一天印500個給100元。小張提出見面,劉經理在電話里以“太忙”拒絕,讓他辦張銀行卡,先試著乾一天,並承諾“夜裡幹完,第二天檢查符合要求就打錢”。
  印模工具是劉經理托人轉交給小張的,一位自稱“之前也乾這個,因為天冷不想幹了”的男子,將小張約到陳寨一家小飯店門口見面,然後留下刻有“辦證發票1367699……”的印模及油墨,說有急事走了,走時還說,“乾這個可以,工資高”。
  心聲:中途多次不想乾,良心上過不去
  第一次印小廣告時,小張夜裡1點出門,只在北三環以外的國基路、三全路牆面上印。第二天,劉經理打電話說“幹得很好”,並把100元錢及時打到他卡上,又提出“再乾就不要在外環幹了,去市區效果才好”。
  接下來10多天時間,小張開始“晝伏夜出”,先後在南陽路、農業路、花園路、人民路等路段印小廣告,整個金水區主要道路的牆體、廣告欄、電線桿都被印上,他也及時收到了報酬。中間油墨用完時,劉經理會通過短信告訴小張取油墨的地點。11月初,劉經理還讓他“用新模子,換個號碼”。
  但小張覺得“這不是長久之計”,有時被環衛工、市民發現會被指責,中間多次想到放棄。為留下小張,10月底,劉經理還把他的工資漲到一天150元。
  11月11日,小張向劉經理髮短信:“印了人民路,先後有三撥人追著我,有保安,有環衛工。他們一直追我很遠,還要報警。我還挨了兩掃把。為了保護模子,我自行車也落他們手裡了。你直接打給我300元補償我吧,這活太難幹了,我乾不了了。不好意思,都不容易。”
  小張說,挨打的事是他故意撒的謊,“是真不想幹了,良心上過不去”。
  昨天下午,記者從金水路派出所瞭解到,目前,因擾亂社會公共秩序,已對小張作出治安拘留5天的處罰,並將對事件做進一步調查。
 
(編輯:SN095)
創作者介紹

歐洲傢俱

up76upvkn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