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江(中)和弟弟、大姑離開東南派出所前的合影。張文敏攝
  深夜應聘裝修工,沒身份證不肯說姓名,他是誰?
  23日下午,聽聞6年未見的哥哥王江正在南充,林林包車從重慶趕到南充。但兩人相見那一刻,一句話未說,甚至都沒有直視。
  2008年,已在江蘇某重點大學讀大二的王江,違反校規被開除學籍,他向家人隱瞞了這個消息,開始了四處打零工的流浪生活。6年間,學校申請將其戶口註銷,絕望的父母無法找到兒子,以他已離世互相安慰著。重回重慶家鄉的王江,很少說話,弟弟說,“我們也不曉得,這6年他到底是咋過的”。
  深夜應聘裝修工 被當作小偷
  23日凌晨1時許,在南充順慶區濱江中路四段某門面內,幾名裝修工人正加班。這時,一名紅衣男子躡手躡腳走進來,引起大家警覺。“你要乾啥子?”裝修工人警惕地問道。“我……我想問問你們這裡招人不?”紅衣男子支支吾吾地回答。幾名裝修工人懷疑他是小偷,撥打了“110”報警。
  南充市順慶區東南派出所民警隨後趕到現場,對紅衣男子進行盤問,要求他出示身份證。但男子拿不出身份證,且不肯透露自己的身份信息。無奈之下民警只好將其帶回派出所。調查中,民警得知這名男子名叫王江,因流浪已成“黑戶”,據他講述,他還曾是江蘇某重點大學的學生。
  被重點大學開除 無顏回家流浪6年
  時間回到6年前的5月12日,王江的父母曾接到來自江蘇的一個電話,電話中,兒子向他們彙報著在學校的一切,並稱要回家。但他們卻怎麼也想不到,這個電話,將會是兒子流浪前的“告知書”。2006年,王江從重慶潼南某高中畢業,成績優異,被第一志願江蘇徐州某重點大學錄取,出身農村的他被寄予了全家人的希望。然而,因違反大學校規,他被開除了學籍。王江覺得自己沒有顏面再見家人,便做了出走流浪來躲避家人的決定,這一流浪就是6年。
  學校註銷其戶口 父母寄希望於等待
  然而,在以後的時光里,王江的父母沒能盼回正念大學的兒子,電話無法接通、也聯繫不到學校。長期尋找無果後,王江的父母只能寄希望於等待,甚至產生了“兒子已經去世”的想法。
  實際上,王江也確實從這個世界“消失”了,入學時,王江將戶口遷入到學校,被開除後,流浪中的王江沒有及時轉移戶口回老家,學校為其申報了註銷戶口,一時間,他成了黑戶,無論通過什麼渠道,也不能得到有關王江的任何消息,他的父母放棄了尋找。
  23日,當地派出所告訴王江父母,王江正在南充,請他們前去接人。當日下午4時,已經6年未見面的兄弟倆,在南充市順慶區東南派出所再度重逢,沒有激動的場面,直到離開前,一家人都處於沉默中。
  人物印象

  7個電話號碼都與家人無關
  “在流浪期間,他主要是打零工掙點錢。”民警說,因為沒有身份證,王江根本無法找到正式工作。在王江的手機里,只存有7個電話號碼,但民警打電話過去時,對方均回答不認識王江。“這隻是王江為了找點工作而存下的號碼,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朋友,他一離開工地,便也沒人記得住他。”
  一頭亂髮沒有行李
  因為流浪,王江沒有梳洗的條件和習慣,紅色上衣、灰色褲子以及一雙沾滿泥灰的鞋子,頭髮蓬亂、身上散髮出濃烈的汗味,顯得格外邋遢。紅色上衣是一個工地上所發的衣服,他也再無其他行李。
  一晚不說話比較敏感
  在派出所的10多個小時里,民警對王江的總結是:敏感寡言。民警李志遠稱,當晚民警怎麼和他交流,他都不願意說話。到了第二天,除了說出父母姓名和家庭住址外,其他問題他都閉口不答,“我們給他照相時,他問我們照相有什麼用,還是比較敏感。”
  一直低頭 看網絡小說
  在派出所內,王江最愛的是看電視和低頭玩手機,據民警孫敏稱,他上網並不是聊QQ和玩微信,“他一直在看網絡小說。”
  (文中除辦案民警外,其他人物系化名)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歐洲傢俱

up76upvkn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