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丹 49歲
  專業吉他教學導師
  鄧向陽 45歲
  企業老總
  賀敬偉 44歲
  專業吉他教學導師
  張於 51歲
  企業老總
  重慶晨報記者 聞青
  實習生 陳秀石 報道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來不及道別。”《老男孩》的歌詞道出了古典吉他四重奏樂隊——“人們的夢”對歲月流逝的無奈。可與歌詞里不同的是,雖然來自各個崗位的他們年紀漸長,但他們並非“剩下麻木,沒有了當年的熱血”。在這個樂隊的心中,吉他永遠是他們的熱愛。
  他們的聚首 兩個解散過的團隊一拍即合
  午後的周末,好不容易推掉手頭的瑣事,4位“老男孩”賀敬偉、鄧向陽、劉靜丹和張於湊到了一起。在張於公司里,窗帘緊閉。4個人一陣寒暄後便立刻進入狀態,各自從琴盒裡取出吉他,整齊地端坐著。隨即,好像清泉一般,琴聲開始緩緩在整個辦公室里流淌。
  都經歷過離散
  四個人各自懷抱一把吉他,好像抱著一個心愛的姑娘,彈奏著從心底發出的聲音。一曲完畢之後,張於最先緩過神來,他笑著說:“我們這不叫玩物喪志,而是玩物有志喲!”今年51歲的張於是一家企業的老總,對大家這10多年來一波三折的組團過程,他說回憶起來就是一種苦痛後的回甘。
  十幾年前,鄧向陽、劉靜丹成為“北漂一族”,他們當時和其他兩名演奏者組建了一個古典吉他四重奏樂隊。但短短兩年後,因其中一名演奏者回了老家,樂隊就此分崩離析。而就在5年前,身在重慶的賀敬偉和張於也組建了一個吉他四重奏樂隊。巧合的是,樂隊同樣也是隨著另外兩名演奏者的離開而最終解散。
  一次合作變成一家
  就在三年前,張於和賀敬偉,鄧向陽和劉靜丹,還只是在吉他圈裡相互略有耳聞。偶然的一次合作演出機會相識,四人就此一拍即合,組建了新的樂隊,名字就叫做“人們的夢”。
  樂隊名字是由法國吉他大師安捷羅斯的一首著名的同名吉他曲而來。四人都覺得曲子那如晨夢般輕盈的旋律裡面,也包含了他們組建樂隊的初衷——縱然人生匆匆,但不忘那份對美好夢想的初心。
  他們的態度 練琴要打考勤,缺席要被扣錢
  賀敬偉非常認真地表達著自己對吉他的喜愛:“在體會大師作品的時候,一剎那心裡升起在這個快節奏社會裡沒有的一片寧靜,讓人特別舒服。”
  “一個都不能少”
  鄧向陽覺得樂隊跟個人獨奏不一樣,是一個非常鍛煉人的地方,對團隊的磨合和聽覺的訓練都很重要。他說:“確實一個人都不能少,走一個人就會引發震動。”
  組建樂隊近3年來,由於四人平日里都有各自的生意,所以每周大家總會找兩次時間相聚,卸掉身上繁重的事務,不談論任何工作。而為了讓大家堅守這個來之不易的時間,鄧向陽還扮起黑臉角色:他專門製作了張表格,讓大家打考勤,缺席的人還要被扣錢。
  他們都離不開吉他
  最近一個月來,劉靜丹十分幸福:“由於忙著籌備幾項演出,我們這幾周幾乎是天天都在練”。從80年代就開始執著追求吉他夢的劉靜丹說,那時候信息不發達,在成都讀大學時,他就去郵購陳志的教學磁帶跟著彈,一彈就是這麼30多年,他自己都有些難以置信:“吉他已經進入了我的生活,離不開它了。”
  本周四在重慶大學舉行的大學生藝術節上,賀敬偉4人還擔任了表演嘉賓。可就在演出前半個月,賀敬偉、劉靜丹、張於三人都已“就位”,而鄧向陽還尚在大洋另一端的美國密歇根州談生意。這三人急眼了,紛紛打電話去催促,於是鄧向陽一下飛機便被早已在機場等著的其餘3人“綁架”到了練琴室。
  後來演出非常成功,讓很多年輕人瞭解到古典吉他的演奏魅力,很多人都表示驚訝:“本以為吉他就是彈唱,沒想到還可以進行這麼高水準的複雜演奏。”
  他們的吉他
  像照料嬰兒般精心呵護
  從組建樂隊起,這四個老男孩除了經常聚在一起練習演奏之外,還時刻不忘四處求訪國內外名師。他們更舉辦了重慶第一個吉他藝術節,邀請了諸如加拿大女演奏家卡瓦娜弗等國內外頂尖的古典吉他演奏家,到重慶交流和演奏。
  而看見一把好吉他,4個老男孩更是像集體看到了夢中情人一般念念不忘。買到了心愛的吉他,又像照料嬰兒一般精心呵護。由於古典吉他對製作技藝要求非常高,所以他們都是從上海或者歐洲訂製大師手工製作的吉他。一把好的吉他從下訂單到收貨少則要等上一兩年,最長的等待了3年才拿到手。價格從七八萬元到十多二十萬元不等。
  昨日,天空下著矇矇細雨,賀敬偉正帶著吉他走向車庫準備出門,半道卻又折回家中,笑著說:“我換把普通點的琴帶在身上,這把太好了,下雨我怕淋著,捨不得。”他們幾人家裡更裝有監測的濕度計。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老男孩們的吉他夢已經越來越香甜。今年12月,“人們的夢”即將登陸國泰藝術中心演出,讓更多都市人帶著勞頓疲憊的身軀,跟著老男孩們一起,墜入古典吉他的夢想世界。  (原標題:為尋夢,4個老男孩組建吉他隊 )
創作者介紹

歐洲傢俱

up76upvkn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